[《習坎文摘》第36期]從講到不講的華麗嬗變
作者/來源: 記者 康麗    發表: 2011-11-14 19:39:08    瀏覽: 4838 次
  33歲,就被評上特級教師,34歲,被授予全國模范教師稱號,教學設計在全國中學生物學年會評比中榮獲一等獎……無論從哪一方面看,她都是別人效仿的典范、學習的榜樣,與以往的典型不同,她是以高尚的師德,更是以出色的教學技藝贏得了學生的好評,“聽她的課,是一種享受,行云流水,如飲甘泉”,在學校里,你可以聽到學生們發自內心的贊美??墒?,就是這樣一位以“講”而出名的優秀教師,最近上課卻不講了!

  2008年,北京市十一學校特級教師王春易碰上了自己教學的一道坎兒。此時,距離她1999年被評上“特級”已經有9個年頭。

  按說,這樣一位老師,應該對所教學科爛熟于胸,坎兒從何而來?原來,2008年,北京市十一學校提出“課堂成長年”的理念,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改變以往的教學方式,提出課堂是學生學習的地方,而不是教師自我展示的地方,減少講和聽,增加說和做,把更多的時間還給學生。

  一剎那,王春易有點蒙。從教生物這么多年,她已經記不清做過多少次公開課,而每次公開課,她尤其“得意”于自己精彩的導入、流暢的過渡,巧妙的難點突破,尤其是完整、清晰的板書設計更是“王氏一絕”。

  事實上,這些“本事”更是王春易這么年輕就評上“特級”的原因。

  “我那時在天津市第五十七中學任生物老師,剛進校門,特別想把課上好,專門找人拜師,我和師傅經常在一起磨課,為了怎么導入,怎么處理教材,怎么做教具,怎么設計案例,真是用盡心思?!蓖醮阂赘嬖V記者。

  就是這份刻苦和用心,讓王春易在公開課和各種教學比賽中脫穎而出,成為當時天津最年輕的特級教師。她的生物也成為天津市第五十七中學——這所普通中學的招牌課。

  2003年7月,因為先生來到北京工作,王春易也調到了北京市十一學校,繼續做起老本行,擔任高二和高三年級的生物教學。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墒?,怎么突然到了現在,就要上課少講甚至不講了呢?

  “不講了,要自主學習,

  有問題來問老師”

  北京市十一學校的改革與校長李希貴有很大關系,正是他提出,課堂是學生學習的地方,而不是教師自我展示的地方。而這位以教育改革出名的著名教育家,這次把改革的舞臺放在了十一學校。而改革的大背景正是提倡充分發揮學生主體作用的新課程改革。

  在一所特級教師集中的名校里提倡改革,壓力可想而知。多少年駕輕就熟的教案,多少個不眠之夜熬出來的課件,多少年積累的教學素材,怎么能說丟就丟?說不講就不講?

  但一次偶然的發現讓王春易心里不是滋味。一次她去觀摩自己徒弟的課,發現這位教師工作4年了,板書連換都沒有換過?!斑€是最傳統的那種模式,我教他什么樣,他就什么樣,這不是近親繁殖嗎?”

  王春易感覺到,老路不能走了,必須得放下“講”這種傳統的授課方式了?!罢f實話,我在課堂上講了很多年,也‘興奮’了很多年,但我從不能保證每一個學生都‘興奮’,這次,一定要放手?!?br />
  在最初的不解后,王春易決心成為改革的先行者。

  于是,很多學生都經歷了一次“筆記本事件”。

  “沒上高二之前,我專門請教學長,該怎么學生物,高考不拉分。學長跟我說,很簡單,就是記住老師教的每一個知識點?!甭牭竭@句“金玉良言”,高二9班的王言很興奮,王老師是老教師,她說的話每句都是知識點,把她講的記在筆記本上,不就是現成的考試答案嗎?

  為此,王言在開學前專門買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準備好好地記一下重點。

  像王言這樣去買厚厚的筆記本的學生,大有人在。但讓他們大跌眼鏡的是,開學兩節課后,王春易告訴他們,不講了,要自主學習,有問題來問老師。

  短短的幾句話在課上掀起軒然大波。

  “那一刻,不但我崩潰了,我的筆記本也崩潰了?!?br />
  “行啊,老師省事了,不講了,該我們受累了!”

  學生們的戲言,有調侃,有夸張,但卻不乏隱隱的抗議。

  很快,自主學習的“弊端”出現了。有的學生不知道怎么學習,有的學生在課上竟然看著看著睡著了,有的學生書本畫得很花,練習冊也做得不錯,但一到考試就不行……

  王春易非常清楚,這些學生,從小都是聽課聽慣了的,一下子不講,不僅老師不習慣,學生更不習慣。

  “其實,我的不講不是‘圖省事’,作為生物老師,我想讓你們能夠像綠色植物一樣,主動地吸收陽光和水分?!蓖醮阂赘嬖V學生。

  怎么做,才能讓學生動起來,主動吸收陽光和水分?

  生物教室誕生了,單元模塊教學有了

  2010年,生物教室的誕生讓王春易的生物課堂改革大幅度往前推進。

  所謂生物教室,其實更像一個小型的自然學科博物館。教室樓道的墻上,全是學生制作的展板,有學生的專題報告,有生命科學的重大發現史介紹,還有近10年諾貝爾生理學獎的獲得者和他們的研究成果,琳瑯滿目,有很多內容已經遠遠超出了高中生物課本的內容。

  教室里有專門為學生特制的書桌,非常寬,平時是學生的課桌,而需要小組討論時,只要前面的椅子一掉過兒,回過頭來,不需要拼接,馬上就成為一個小的“會議桌”;需要做實驗時,擺上儀器就可以進行學生實驗。教室四周的柜子,存放著學生平時實驗的各種儀器和資料用書。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這個教室,無論是學習還是實驗,還是小組討論,都方便多了。

  可以想見,這樣的課堂,受到了學生的熱烈歡迎。但是問題也隨之而來,有了大量的學生活動,如果還是按部就班地上課,課時勢必會非常緊張。

  怎么辦?王春易想,能不能將單元內容進行整合,利用原有的課時量來進行整體規劃?

  2010年9月26日,王春易正式開始了單元教學的變革,即在同一個模塊,把不同章節的內容整合在一起進行教學。比如,像細胞的增殖,細胞的分化,細胞的衰老、凋亡,細胞的癌變,可以整合為“細胞的生命歷程”。然后,把相關的內容再整合為生物的變異的內容,由此進一步擴大整合的范圍,把不同模塊之間也進行整合。結果,王春易發現,在生物學科中,不管是必修還是選修,都有很多結合點,都可以整合到一起進行學習。

  課堂變革最好的檢驗者是分數。第一個單元結束后,因為采取了新的教學方式,王春易本以為學生的成績可能會有比較明顯的下滑,實際情況是,跟以往相比幾乎沒有變化。大單元教學不僅完成了教學內容,還節省出了不少時間。

  “自主學習,絕對不是自己學習,教師要學會為學生搭建一個學習平臺”

  有了生物教室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真正的變革是轉變學生的學習觀念,讓學生體會到學的樂趣。

  “不要以為學生天然地、自發地就會自主學習,就能自主學習?!睂嵭写髥卧谡n的初期,王春易就面臨著學生討論不起來的窘境。

  “學生們你推我,我推你,都不愿主動發言,讓他們討論,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討論什么,當時我那個急啊!”

  “自主學習,絕對不是自己學習,教師要學會為學生創造一個學習的情境,搭建一個好的學習平臺?!蓖醮阂渍f。

  為此,王春易專門在班上拉上條幅,“講給別人聽是最好的學習方式!”“讓思考成為一種習慣!”“讓討論成為一種常態!”

  作為生物教師,王春易還和班主任老師協商,在每個班里成立學習合作小組,通過小組學習,促進學生的自主學習。

  王春易要求,在小組討論前,每個學生必須拿出自己的方案和問題,才能和大家進行交流,同時采用培訓組長、捆綁式評價等一系列方法,激發學生的積極性,尤其是激發那些內向的孩子主動與人交流。

  高二9班的張軒親身經歷了從不問問題到敢于討論的轉變。這個男孩子笑言自己以前總是很猶豫,很糾結,害怕自己的問題蠢,不敢說。但現在經過鍛煉后,“蠢問題沒有了,有價值的問題越來越多”。

  為了讓學生有話可說,有題目可研討,王春易又“發明”了“學習規劃書”,在這份規劃書里,包含著本單元的題目、目標、重點等內容,也有單元規劃、單元評價和單元檢測。以前,教師這周講什么,這月講什么,學生不知道。而在這份規劃書里,王春易會告訴學生所有的計劃安排,包括這個單元計劃用幾個課時完成,每節課課上做什么,課下做什么,讓學生做到心里有數。

  “這樣做,避免有的學生到最后還沒有完成任務,也為那些走得快的學生超前完成任務,提前做了準備?!?br />
  現在的課堂,王春易講的內容很少,而是提前將“學習規劃書”發給學生,讓學生自學自研,到了課堂,學生便在老師的指導下分組進行實驗和探究。這樣一來,更為學生的實驗和小組討論空出了很多寶貴時間。

  同時,原本“束之高閣”的筆記本又重新發揮了作用。學生拿起筆記本,記下自己梳理知識的過程,記下自己總結的知識框架圖。他們不再被動地接受知識,記錄知識,而是主動地開始了學習和思考。

  “收獲的不僅僅是知識,還有反思精神”

  有了主動的學習和思考后,學生們迸發出的問題意識,讓王春易驚喜不已。

  在做“扦插枝條生根”的生物實驗時,學生們產生了一些疑問:葉子怎么處理,芽要還是不要。王春易捕捉到了這個場景,在課堂上就這些問題展開了討論,因為是學生自己產生的問題,大家討論得很激烈,最后達成了共識:枝條應該去掉葉子,保留芽,因為這是一個新的起點。

  但是緊接著,新的問題產生了。一個學生問,芽與下面的根又有什么關系?是不是留的芽越多越好?為什么要去掉一些芽?

  這時,有學生回答,芽能產生生長素,能向下運輸,促進生根。但又有學生突發奇想了,如果我倒插這個枝條,那它的上面會不會生根?

  馬上有一組學生站出來說,太好了,我們組剛才不小心把枝條插倒了,我們就做這個實驗,看上面能不能生根。

  學生們的精彩發言、你問我答,讓王春易得意極了,也開心極了。此時的問題直指生根的生理機制,已經遠遠超出了教科書的內容。

  更讓王春易心里“咯噔”一下的,是學生的實驗意識。其實,早在第二個、第三個問題問出的時候,王春易已經很想“替”學生解答了,但她忍住了,既然孩子們提出了自己的假設實驗,為什么不靜靜等待實驗結果呢?倒插枝條,會長出什么樣的東西,不僅學生在期待,王春易也在期待,因為這種實驗,不僅書本上沒有,她也沒有做過。

  “這一節課下來,我相信,我們的學生收獲的不僅僅是知識、方法、技能,更重要的是一種反思精神。以前,學生們帶著一腦袋知識和結論離開了,而在現在的課堂,他們常常帶著問題而來,又帶著問題而去?!?br />
  如果說,以前的課堂,培養的是一群小書生,現在的課堂,培養的是一群小小科學家。

  學生江思瑤在操場上閑逛時,發現操場柵欄旁的月季開得特別“有趣”?!拔野l現,月季花向陽的一面和不向陽的一面,顏色都不一樣,是不是光照引起了植物顏色的變化呢?”

  帶著問題,江思瑤去問老師,這一次,王春易依然沒有給出答案,而是讓江思瑤自己動手做實驗,來發現光照對植物的影響。

  “學生成長的每一點小事

  都能讓我興奮得不行”

  兩種課堂,兩重天。

  過去學生聽完課才去閱讀教材,現在因為學習的第一個環節就是閱讀,學生已經基本養成主動閱讀的習慣,對于不理解的內容會主動上網查詢,或者進行小組交流,而且閱讀課后不僅能完成閱讀檢測題,還能提出新問題。

  過去上課,老師在黑板上板書,學生記筆記?,F在老師提供大綱讓學生自行整理筆記,整理筆記的過程就是整理思路、形成系統化知識的過程。剛開始學生整理的筆記令人頭疼,重點不突出,后來經過指導,學生越做越好。有列表的、有繪圖的、還有的圖文并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過去都是學校購買或教師自己制作教具,但現在單元教學后,有了時間,學生開始嘗試制作細胞的亞顯微結構三維模型。這些模型,有用橡皮泥做的,有用紙做的,有用水果做的,但不管哪種形態,都把多樣的細胞結構一個個呈現了出來。

  “學習生物是一種樂趣,這樣的課堂帶給我們久違的快樂,我們感受到,生命如此神奇,生命如此絢麗多彩?!币晃粚W生如此告訴記者,現在的他,可以流利地說出學校里每一棵植物的名字,可以講述它們的生長發育過程,用“迷戀生物”這4個字來形容毫不夸張。

  現在的生物課堂,不僅讓學生興奮著,也讓王春易興奮著。

  “我覺得,我終于跳出了自己,改變了自己,課堂終于從展示我自己的舞臺,變成了學生學習的舞臺?!?br />
  “從我自己的經驗和實踐來看,不是學生不愛聽的課要改,不是成績不好的老師要改,而是每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教師都要改革自己的課堂,特別是那些愛講、會講的老師更要改?!蓖醮阂渍f。

  現在的王春易,重點是在“精講”上做文章,從學生提交的問題入手,尋找精講點撥的切入點。這種感覺讓王春易感覺自己“破繭而出”,有一種重新“啟航”的感覺。

  “學生成長的每一點小事都能讓我興奮得不行?!倍谧兏锏谋本┦惺粚W校,變革的生物課堂上,這種成長和變化可謂每天都在發生,因而任何時候看到王春易,永遠是一副精神煥發的模樣。

  “王老師是可以給在沙漠中要死要活的學生帶來綠洲的老師?!边@是一個調皮學生給王春易的總結。當我們問起王老師這句話背后的故事時,王春易樂了,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啊!

  “這工作啊,晚退休也行?!蓖醮阂仔σ庥?。

  (選自《中國教師報》2011年8月24日)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人人添,性按摩xxxx在线观看,亚洲天然素人无码专区,国产日产久久高清欧美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