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坎文摘》第35期]從關注學生現實性走向開發可能性
作者/來源: 江蘇省教科院研究員 成尚榮    發表: 2011-07-06 21:58:06    瀏覽: 4869 次
    教育常常處在困惑和苦惱之中,而造成困惑與苦惱的又往往是自己。用印度著名哲學家克里希那穆提的話來說,就是我們往往給自己畫一個圓圈,于是,“我們從來無法超越這些圈圈,從來看不到它外面的東西……把自己封閉在一個私密的世界里”。是的,當下的教育在不知不覺中,小心翼翼地為自己畫了一個圈,筑了一堵墻,這個圈、這堵墻的名字就叫“現實性”——教育只關注學生的現實性,而且是死死緊盯著學生的現實性,始終沒有勇氣探出頭來,看看墻外有沒有更廣闊的天地和更美麗的風景。我把這墻外的天地和風景叫學生的“可能性”。

  問題的關鍵就在于,不少人認為,學生的“可能性”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代名詞?!爱斈阏f‘不可能’的時候,這整件事就成了定局:你自己把自己封閉住了。但如果你說這是可能的,你就會面對如何在心理上帶來革命的這件事?!雹?的確,我們應該來一場這樣的革命:教育要關注學生的現實性,更要關注學生的可能性。我們以為,這完全是可能的。

  一、鄭重的確認與宣告:人是一種可能性,可能性是學生的最偉大之處,教育的領域首先是超越的領域。

  教育是培養人的活動,教育的過程就是不斷認識人、發現人、開發人的過程。對人的認識、發現與開發是教育的起點,也是教育的歸宿。教育評價的最根本標準也應當是看對人的認識、發現和開發的程度與水平。為此,教育要對自己不斷地提問與追問。

  (一)對“人是誰?”的提問與追問。

  人幾乎是無法定義的,但無法定義并不等于不可解釋、不可探索和不可揭示。

  美國心理學家羅杰斯曾經有個命題:“成為一個人意味著什么?”他認為,成為一個人是變成自己的過程,這一過程首先是從面具后面走出來。筆者從中得到極有價值的啟發,那就是拋開人的現實的“面具”,掀開對人的可能性的遮蔽,讓可能性成為人的最基本最重要的規定性。其實,人的存在首先是可能的領域,一旦取掉了可能性人就不存在了。與現實性相比,可能性比現實性更深刻地揭示了人的意義。魯潔老師對此作了非常精辟的概括:“世界上一切存在都只能是‘是其所是’,而唯有人這種存在不僅是‘是其所是’,而且還可能是‘是其所非’……他既是預成的,又是生成的;他既面對著一個無可選擇的先在前提,又具有向世界、向歷史無限敞開的可能性……”從這個意義說,可能性就是人的規定性。

  尼采認為,人是“尚未定型的動物”。由于未定型,人才非常積極地去尋求意義,尋求意義的過程充滿著各種可能。正因為此,尼采認為人是一個實驗,而實驗的目標就是:更堅強的生命本能,更廣闊地超越自己。說到“尚未定型的動物”,必然要把人與動物作一比較。德國當代人本心理學家弗洛姆說,人的誕生帶來了許多與動物截然不同的新特性,尤其是“具有超越自身種種感官的局限而無限飛升的想象力”。尼采和弗洛姆不約而同地揭示了人生存與發展的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突破了人自身器官的局限,具有無限的超越性。從這個意義上說,可能性是人的超越性。

  的確,“自然把尚未完成的人放到世界之中,它沒有給人作出最后的限定,在一定程度上給他留下了未確定性?!雹?這種未確定性,揭示了人有巨大的潛能。上世紀初,有學者認為一個正常健康的人只運用了其能力的百分之十,稍后又有學者認為不是百分之十,而是百分之六,而美國心理學家奧托在《人類潛在能力的新啟示》中說,“據我最近估計,一個人所發揮出來的能力,只占他全部能力的百分之四”??梢?,人是未確定的,是有巨大發展可能的,這種發展可能性來自人本身所蘊藏著的巨大潛能。從這個意義上說,可能性是指潛能的可開發性。

  (二)關于學生——未成年人的提問與追問。

  可能性是人的最偉大之處,可能性更是學生的最偉大之處。正待開發的巨大可能性應當是學生與成年人最重要、最顯著的區別。因此,加拿大教育學家馬克思·范梅南在他的著作中開宗明義,作出以下判斷:“何謂兒童?看待兒童其實就是看待可能性,一個正在成長過程中的人?!?br />
  筆者以為,學生的可能性就是“還沒有”和“將要是”。何謂“還沒有”?一是還沒有成熟。學生處在身心劇烈發展、變化的關鍵時期,肯定是不成熟的。不成熟正說明身心內部有一種巨大的成熟欲望并由此產生了力量,這種力量不斷向外奔突,企圖沖破一切對他的限制和束縛,這就是生命的力量。這樣的奔突,自然會制造一些麻煩,也會產生成長的煩惱。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是“成長的體征”。從這個意義上說,可能性是學生的成長性。二是還沒有確定。未成年人一切都在變化中,一切都在尋找中,一切都在培育中。因此,對學生任何的評判都需要耐心等待,需要小心翼翼,甚至是謹小慎微。其實,不確定,才有發展和創造的機會和空間,對學生來說,可能性實質上是創造性。三是還沒有完成。成熟和確定并不意味著完成。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學生當然更是未完成的,因而學生應該有更多的和更大的追求。未完成性讓學生生活在理想甚至夢想之中,生活在永遠的追求中,課堂、學校和教育應當永遠伴隨著學生的成長。從這個意義上說,可能性是學生的終身發展性。

  何謂“將要是”?可能性預示著未來,它是對學生未來的預測和把握,也是對學生發展的召喚和期待。一切現實性都只是學生發展的起點而非終點,學生的發展不應以現實中的一得一失作為成功與否的標志,只有“將要是”才應是學生追求的目標和動力。從這個意義上說,可能性是一種未來性。

  (三)對“教育是什么”的提問和追問。

  在討論了人是誰和學生是誰以后,教育是什么這一命題便可迎刃而解。人作為一種可能性存在,決定了人有受教育的可能:“教育抓住了人的可能性,也就抓住了人的根本”;“教育的領域也正是可能的領域,教育就是把人引向更高的可能性?!雹?這正是教育的本質、教育最偉大的使命,也正是教育的最大奧秘和魅力。

  可是,我們常常被“此在”的現實所蒙蔽。關于人的潛力開發,有“摩西老母效應”和“短路理論”。美國著名的藝術家摩西老母,在暮年才發現自己有驚人的藝術才能,這就是“摩西老母效應”:許多人到了垂暮之年,才忽然發現自己有這樣或那樣的能力,而這種能力過去從未被發現。此外還有“短路理論”:如果我們不去喚醒自己的潛在能力,這些能力就會自我衰退,甚至消失。遺憾的是,面對正在成長的學生,教育常常會“短路”。所以,打開現實性和可能性之間的通道,實現教育的“跨越”,是教育面臨的一個艱巨而緊迫的任務。

  二、嚴肅的審察與反思:當下的教育停留在現實性上,遮蔽了可能性的光輝,拋棄了教育的偉大使命和更高追求。

  當下的教育是以現實性為中心、以學生現實表現為唯一評價標準的教育。

  教育應當重視和關注學生的現實性,培養學生有良好的行為習慣,有良好的現實表現和學習成績。這些是學生進步和發展的重要標志,放棄對學生現實表現的關注和培養,是教育的失職。

  但當下的問題是,不,長期以來的問題是,教育只聚焦在現實性上,而且死死盯在現實性上。這種以現實性為中心,以學生現實表現為唯一評價標準的教育,使學生的可能性被聲勢浩大的現實性所淹沒,教育的可能性也被徹底地擱置起來,由此造成了教育諸多的弊端和嚴重的后果。我們完全可以作這樣的基本判斷:教育中可能性的缺失,是產生教育弊端和嚴重后果的根本原因之一,是教育失誤,也是教育的失職。說其造成了目前應試教育的悲劇,不是言過其實,也不是危言聳聽。

  作些分析,可以發現現實性對可能性的遮蔽,一般存在兩種情況。一是現實性對可能性的否定與排斥。在陳舊的傳統教育觀念中,既看不到學生的可能性,又不承認學生的可能性,即使勉強承認,也總是認為可能性是未來的事,教育的任務就是當下,就是現在,就是學生的現實表現如何。這種對可能性的否認與排斥,實質是對學生作為人的本質規定性的否認與排斥。在這種教育理念和框架中,學生的發展成了一種奢談,至多是一種口號。二是以現實性代替可能性。陳舊的傳統教育也許或多或少地想到了學生的可能性,但總認為那是遙遠的事情,虛無縹緲,不可操作,而現實性才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于是,一切以學生的現實表現,尤其是具體的學習成績作為評判學生進步與退步、好與壞、有出息與沒出息的唯一標準,使學生的可能性失去了色彩,流于蒼白無力。

  當下,現實性幾乎成了教育的唯一,成了教師的唯一,成了學生的唯一,由此,教育的未來幾成泡影,學生的理想只能活在偶爾的夢想之中,有時甚至連夢想也被重重壓來的“現實”所擊碎。仔細想想,只關注現實性讓多少牛頓、達·芬奇們悲愴地離去!

  三、根本性的變革:著眼可能性,著力現實性,從關注學生的現實性走向開發學生的可能性,建構以開發可能性為中心的教育。

  “長期形成的風俗習慣,‘粘住’或‘凍僵’了不少人。提高個人潛力,并不是要推翻所有這些風俗習慣,而是在認識它的束縛性的基礎上,邁出新的一步?!泵绹睦韺W家奧托的這段話,似乎是專門為討論可能性而說的。的確,教育千萬不能被“現實性”“粘住”,因為,這種以現實性為中心、以學生現實表現為唯一評價標準的教育,“凍僵”了我們對教育理想的追求,侵害著教育的肌體。教育改革的任務,就是要從“粘住”中擺脫出來,從被“凍僵”的狀態中醒過來,跨越現實性構筑的樊籬,追求并建構以開發學生可能性為中心、以創造性為重要評價標準的教育,回歸教育的本義與真義。

  (一)追求和建構以開發學生可能性為中心的教育,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把關注學生的現實性與可能性結合起來。這種結合是關系的調整,即立足學生的現實性,著眼于他們的可能性。立足學生的現實性是基礎,否則教育會變得虛空以致虛無起來,不僅家長與社會不認同,老師也無法操作。但我們要切記,“立足”不能取代“著眼”,著眼于學生的可能性才是教育的最高境界。所以,教師要從學生的現實性中尋找和發現學生發展的可能性。尋找與發現的過程本身,就是教育的過程。在尋找和發現以后,教師應通過各種方式,指出學生未來發展的最大可能和最好可能,并和學生一起為這種可能性的實現而共同努力。當然,尋找與發現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來不得半點急躁;是一件最復雜的事情,來不得半點輕率。同時,這種“指出”必須小心謹慎,僅僅是一種建議,有時甚至完全可以不必“指出”,而是只為學生的未來發展作些暗示,悄悄地埋下一顆種子。

  第二,努力把學生的可能性逐步開發成現實性??赡苄耘c現實性不是截然割裂的,它們總是以各種方式聯結在一起;可能性與現實性的區分,也不是十分明顯的,往往交織在一起;更為重要的是,可能性常常就潛伏在現實性中。所以,可能性的“還沒有”,絕不意味著不可能,“將要是”很可能依傍著現實性。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早就指出:“潛能不僅僅是‘將要是’或者‘可能是’;而且它們現在就存在著。自我實現的價值作為目標存在著,而且它們也是真實的,盡管還沒有現實化?!币虼?,教育絕不能急功近利,但教育也絕不能坐等“可能”的到來,而是要積極引導學生向著“可能”的方向去努力。一個具有強烈問題意識、好奇心和豐富想象力的學生,就是一種真實的存在,他的大創造、大發明也許在若干年以后,但他完全可以在當下的實踐活動中表現出自己的萌芽來,那些小創造、小發明、“小表現”正是未來可能性在當下的實現。對這些小創造、小發明、“小表現”的保護,是對可能性的保護,也是可能性變成現實的起步。

  第三,努力把不可能轉化為可能。社會上的許多事,在一般人看來是不可能的,但社會的進步告訴我們,不可能的事往往是可能的。問題的關鍵在哪里?因為很多人總是從“把自己封閉在自我中的主觀性出發”(哲學家薩特語)。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解放自己。因此,教師要做一個解放者,解放自己的思想,解放孩子的心靈,把看似不可能的事經過努力使之成為可能。教育實踐中已有不少的事例證明,教育是可以改變事實的,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從本質上講,教育促進人的發展,就是一個不斷地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過程。教師應當有這么一份堅定的信念。

  (二)追求和建構以開發學生可能性為中心的教育要著力于教育方式的轉變。

  既然可能性是“還沒有”、“將要是”,那么開發可能性就不能囿于現成的教育方式?,F成的教育方式對開發可能性不僅是無效的,而且可能是有害的,而與開發可能性相適應的方式應當是創新的。創新的方式不僅促進對可能性的關注和開發,而且每一種創新的方式都構成了一種可能性。

  一是給學生以人的尊重,讓可能性在尊重與鼓舞中激活。在應試教育的逼迫下,學生常常生活在壓抑、緊張和恐懼之中,他們的自我意識在悄然消逝,可能性也逐漸死去。但事實上,人最終不是被澆鑄成或塑造成人的,而是在教育和環境的作用下,激發自己生命的力量而成長為人的。生命的力量,只有在人得到尊重、激勵和鼓舞時才會被激活,可能性也才會處在活躍的狀態中。因此,尊重是人性的起點,也是教育的起點,是開發學生可能性的起點。顯而易見,把學生真正當作人,要從尊重學生開始。正是在尊重中,學生的可能性才會被發現、被認同、被開發,成為最大的可能。

  二是給學生以夢想的機會和權利,讓可能性在理想中被激活。德國教育家雅斯貝爾斯指出:教育要有對終極價值和絕對真理的虔敬,要有“絕對”的熱情,否則,“人就不能生存,或者人就活得不像一個人,一切就變得沒有意義?!边@個“絕對”就是人對理想的不懈追求。而對理想的追求,實質上就是對理想生活的追求,即對可能生活的追求。一如德國詩人歌德所說:“生活在理想世界,也就是要把不可能的東西當作仿佛是可能的東西來對待?!闭沁@種“理想性”激活了可能性,使人的生活超越了現實性的規定。未成年人喜歡憧憬,喜歡夢想。憧憬與夢想,是一種激發劑。正是在憧憬、夢想和追求中,可能性才活躍起來,才得以表現,得以開發,得以發展,才會不斷超越現實,追尋一個更新的世界。

  三是給學生以時間,等待學生的可能性被喚醒。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一直追尋生存的意義,在他的時間觀里,“將來”占有首要位置,認為“將來”現在就存在著——作為可能性存在著。事實確實如此,沒有時間,人便成了一個“死”的東西;唯有時間,才使可能性存活著。海德格爾這一論斷給我們的啟示是:教育需要等待,不能因為學生“此時此刻”表現得不理想,就認為他將來是不行的,是沒出息的。等待是對可能性的保護、尊重和信任。在等待中,學生的可能性會伴隨自身的成熟而被喚醒。作為教育者,要善于捕捉學生可能性被喚醒的“偶然時刻”。一旦捕捉到,就會影響甚至會改變學生的一生。

  四是給學生以自由,讓可能性在選擇中得以開發。人的一生都在選擇,只有不斷地選擇,才能不斷地造就自己。給學生以選擇的自由,就是讓他們的可能性在選擇中被檢驗、被證明,進而被開發。正是在選擇的自由中,學生的心靈才能敞開,智慧大門也才能隨之敞開。當下的教育仍然是“統一性”、“標準化”主霸,學生缺少選擇的自由,因而可能性也被逼到無法生存的地步??上驳氖?,新一輪課程改革正在逐步改變這一狀況。我們盼望,立足學生的現實性,以開發學生可能性為中心的教育,能早日到來。

  (選自《人民教育》2009年第8期)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人人添,性按摩xxxx在线观看,亚洲天然素人无码专区,国产日产久久高清欧美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